olgn7优美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愛下-第七百四十二章 盛夏人間,難有清夢-c2po7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大殿阴森可怖,隐隐鬼哭在角落回荡,幽绿灯火照亮下方两人时,老人的话语响起来。
“…..那日下来阴府之后,我便籍着神位职务之便,翻阅了生死簿,按国师的意思,查询了身死却未轮回之鬼……据我所知,积怨而亡者,如关君侯这般,还有数十人之多。”
被叫到了名字,关羽闭着凤眼,大手抚去须髯,微微抬了下脸,双眼缓缓半睁,看着韩擒虎走出案桌,老人下来殿中,手里那封名册,双手呈上,递给了旁边安坐的陆良生。
“国师,这些人名讳,生辰、忌日都在这里面。”
不死都市傳說 何金銀
看着陆良生接过名册,韩擒虎想起人间,欲言又止,还是开了口:“国师,我走后,朝廷,还有陛下那边如何了?”
“四面烽火,不知还有多少天上星宿降世没有出现。”
收起这封名册,陆良生看着老人表情,大抵知道他心里的担忧,叹口气:“我下来阴府时,陛下正在宫里发着脾气,但以他性格,还是能很快平复下来,好生应对,不过这样的困难放在面前,未必是坏事。”
老人双袖负去身后,点点头:“陛下自小聪慧,是有能力的,应该会如国师所说,能走过来。”
说起上面乱糟糟的一团,语气变得严肃,狠狠骂了一句。
“受香火,受到狗肚子里去了,这帮神仙天上待久了,看人都是居高临下!殊不知他们当初也是人来着,只可惜阴府之兵上不去。”
一旁,微眯凤眼的身影缓缓开口。
“阴兵去不了人界,关某也一样能单枪匹马杀他个来回,不过法相降世,送头尔!”
想来之前韩擒虎、关云长已经商议过此事,在殿里你一言我一语,两人生前都掌兵事,统帅军队南征北战,遇上这趟事,第一反应自然是用打的,尤其关羽数百年来,早就憋狠了,巴不得回去上面,重提青龙偃月。
就目前而言,陆良生也只能想到打,毕竟那帮神仙,不打,他们也会攻来长安,没有他法可想。
听得一阵,陆良生盘算下来幽冥界的时间,等到那边愤愤的说话声稍停一会儿,方才抬手打断。
“历朝历代之名将,向来不比那些天上神仙差,如今也俱是阴魂,时日这般长久,道行也该是不低,到时,再敕封神位,应该能与之抗衡。”
关羽凤眼扫过来,对于陆良生那句当中‘与之抗衡’的话微微蹙眉,“陆国师未免涨他人志气,论打仗,论武艺,我等武人岂是他们能比?若有差不多相同的道行,加之一块,定斩了他们!”
做了这般久的鬼王,还是原来那个关云长。
平安夜的孤兒
陆良生根本动摇不了对方傲气,转念一想,如此困境下,这种傲气未必不是好事,又与他们说了片刻,估摸着时辰出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辞。
“国师,回到上面,诸多之事,还请多有劳烦了。”
歸魂墓
韩擒虎跟着走到殿外拱起手来,撑开纸伞的陆良生回头笑了笑,“历朝历代哪有不出几个造反之人,这次最多算上一些神仙罢了,韩柱国,就送到这里,在下就回去了。”
关羽跟在一侧:“我送陆国师。”
两人走出殿外,返回来时的路径,回头望去,老人还站在那边,身为阎罗王,他是不能轻易离开阴府的,望见陆良生回头看来,韩擒虎抬起双手,躬身缓缓拜下。
这一别,往后不知多少年月才能再见面了。
陆良生叹口气,收拾心情转回身,与关羽一起返回鬼门关,重经关隘时,神荼郁垒二神立在关口,待越过身边时,神荼轻声朝拱手称谢的陆良生说道:“陆国师,回到人间后,不妨多替我兄弟俩跟百姓说道说道,你看我们也劳苦万分,每逢年节,让他们随手点上一柱香,烧两张钱纸就行。”
“好,若有机会,在下定当替二位尽些力,那么在下就不叨扰了,告辞。”
“陆国师慢走!”
二神送到关口外,齐齐拱手道别,那边关羽牵过赤兔回头又是重重冷哼一声,这点倒是和蛤蟆道人相似,令得陆良生生起熟悉感,笑了笑,停下脚步,转过身抬手面向对方。
“君侯,就送到这里,在下也该上去了。”
关羽松开缰绳,青龙偃月唰的插进冥土,须髯飘动,重重抱拳一拱,声音有些急迫:“那关某就在幽冥等候陆国师敕令差遣!”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名册上也有他三弟名讳,一旦敕封神位,兄弟二人就能在阳世重聚,如何不急迫。
“告辞!”
陆良生收了纸伞,垂回双手,点头应了一声:“好,在下也在人间等候君侯回来。”
言罢,神魂泛起光芒,化作一道流光唰的冲去幽冥阴沉的天际,眨眼没入涌动的混沌之中,呜咽跑过的一阵阵阴风嘶吼消弭耳边,阴冷的寒意也渐渐褪去,视野一片漆黑时,神识感受到暖意。
神魂冲破地面,回到身体,双手捧着的香炉里,燃烧的引魂长香刚好断下香灰。
寒门状元农家妻
睁开双目,明媚的阳光正从厅门斜斜倾泻进来,道人坐在蒲团上,撑着下巴,脑袋一下一下的点着,外面闹哄哄的说话声传来都没将他惊醒。
“师兄,你又不让我见师父,那我自个儿出去行不行?”
血剑残阳
“小师弟,师父有要事,元神下了阴府,此时还未回来,你不能进去惊扰,至于你想出城,没有师父开口,师兄更不能让你离开。”
“啰嗦,师父教给我的《混元天罡决》练的也差不多了,你看!”
身子瘦弱,长相丑陋的黄毛少年哼哈比划了几下,全身骨骼都在怕咔咔乱响一通,一收拳脚,冲宇文拓挑挑下巴。
“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了?现在可以让我出城救我爹娘,还有二兄他们了吧?”
拦在檐下的宇文拓正欲开口,门内陡然响起陆良生的声音。
“拓儿,让你小师弟进来。”
“师父?!”
外面两人同时喊了一声,令得打盹儿的道人一个激灵差点趴去地上,此时,李元霸快步冲进屋檐,哼了声,挤开旁边的师兄,跑到五方五行法阵前,恭恭敬敬的拱手,单膝半跪去地上,脸上堆起笑容。
“师父啊,你评评理,我去城外救爹娘,是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我知道,我这个人没个轻重,又没心没肺,可也知道为人子女要讲孝,与人兄弟要讲手足情谊,你看看师兄,不让我出去,那堂堂国师的徒弟,岂不是变成不孝不义之人了嘛。”
一通说辞里,陆良生从阵眼里起身,将纸伞化小放去袖袋,拍拍少年脑袋,“既然你尽孝道,为师自然不拦你。”
说到这里,陆良生收回手转身走去后面的某个房间,不到片刻又出来,手里拖了一柄比石磨还要大几圈的铁锤,一抛,圆滚滚的锤身轰隆隆撵着地面滚到李元霸面前。
重生娛樂圈之名門盛婚 浮光錦
江湖公主的霸道王子
“这是前段时间,为师抽空用观里当年不用的一些法器熔炼的,拿着就去城外吧。”
疑是故人來
少年半跪地上看着还有余力微微动摇的大铁锤,眼里都快喷出火来,宝贝儿的摩挲几下,朝上面哈口气,捏着袖口擦了擦,这才举起来,沉重的锤身划过空气,带出呼啸,呯的抗去肩头,朝师父笑了笑,又向宇文拓挑衅的昂了下下巴,欢天喜地的跑了。
门口,宇文拓侧脸望了一眼,不放心的走去师父。
“师父,就这么让小师弟出去,有些不妥吧?”
“没事,被那些神仙揍一顿也是好事,另外,拓儿,你去一趟工部,让他们推了芙蓉池的那座高台……”
陆良生望着外面跑过天光的少年,摸了摸袖子,书册的轮廓在指尖过去时,拂袖走上阁楼,脚步声远去。
“……重新再起一座封神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