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g5i精华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684章 所以你可以是個核物理科學家?(盟主‘半生不熟002’+更完)推薦-zkmw9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
~
~
乜了眼两个‘不知死活’的秘书,方年低垂下眼帘,也不说话。
双手捻着茶杯慢悠悠的喝着茶。
本来正兴起的温叶跟谷雨忽然就埋头吃东西,跟两只大头鸵鸟一样。
考虑到关秋荷舟车劳顿,方年难得主动将会面地点定在一个休闲地方:
汤臣浦东高尔夫球场。
在张江立交附近,与君庭的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
球场周围是汤臣的高尔夫别墅群。
因为年代比较久远,房子又不大,并不在方年考虑购买范围内,不过方年倒是办理了球场的年费会员。
顺便给陆薇语办了个人会员。
年费挺便宜的,几千块,卵用没有。
个人会员就比较贵,要120万。
英雄联盟之和平战歌 祝福星辰
嗯……
去打球一样要付钱。
方年并不爱好高尔夫这项社交运动,所以颇觉毫无用处,所以只是象征性的搞了个所谓年费。
有鉴于此,这家球场显然只会是关秋荷推荐的。
这也是方年本人第一次去这家高尔夫球场。
挺巧,方年刚从大众上下来,关秋荷的宾利就停了过来。
戴着大墨镜的关总从车上下来,步履移动,摇曳生姿。
方年笑着迎了上去:“关总一路辛苦。”
戴着墨镜的关秋荷看了眼方年:“还好,没方总辛苦。”
“……”
不多时,两人换了衣服,坐上电瓶车抵达球场某处。
“你不喜欢高尔夫,用我教你吗?”
方年乜了眼关秋荷:“得,被关总小瞧了。”
妖孽仙醫
“献丑了!”
话音未落,一杆挥出,力道贼猛男。
白球……
纹丝不动。
刚刚摘下墨镜的关秋荷就这么安静的看着。
方年脸色不变,未露尴尬,也不解释,第二杆挥出。
白球顺势而飞,贼远。
关秋荷嘴角一翘:“动作很标准嘛,还有咱方总不会的东西吗?”
真献过一次丑的方年摆摆手,满不在乎道:“多了。”
“比方说,今天天气这么热,还来打球,就是我不会的地方。”
关秋荷乐了:“可能是因为红鹅大战搞得沸沸扬扬,所以申城刚降下去的温度又升了上来?”
“……”
其实也不算热,现在已经是将近下午四点,气温没有午时那么炎热。
今天高温也只有31c。
在高尔夫球场还会凉快一些。
方年确实不咋太喜欢高尔夫这项社交运动,不过他上辈子就学会了怎么打。
第一杆失误的原因是手生。
毕竟是上辈子偶尔会用用的技能。
该说不说的,虽然方年这辈子的财富数量至今为止都没超过上辈子,但这辈子的人脉资源反而广泛一些。
一方面源于上了大学,起了念头创立前沿,凭此影响到了高校资源。
另一方面源于贪好玩今年上半年忽然转型成平台,营利能力倍增。
毕竟上辈子财富来源于机遇与吴伏城。
方年自己并不擅长交际,没有长袖善舞的能力……
……绿茵草地,方年背着球袋跟关秋荷,偶尔挥挥杆,唠两句嗑。
“方总真会过日子,这体力连球童的钱都省了。”
“不能白锻炼。”
“是吧,要不方总以后常来,能省就多省点。”
“得看心情。”
“看来急剧加速红鹅之间的矛盾,煽风点火玩得很高兴?”
“可不咋的。”
“……”
聊着闲话,逐渐转向正事。
关秋荷这趟国际差,跑了不少城市,从斯德哥尔摩到加州尔湾,再到西雅图,最后辗转到首尔、东京、京都等亚洲城市。
目的是很明确的想要一揽子解决当康游戏平台的短期运营危机问题。
让平台形成以‘我的世界’为首,多款优秀游戏为辅,其它受众广泛与无数独立游戏的稳定发展局面。
最终形成‘我的世界’、dota2、‘枪战’等一众主打游戏带动众多优秀游戏的稳固发展局面。
只不过此行没能达成最佳合作状态。
带回来的只有四份合作备忘。
“……情况就是这样,再加上公司研发小组的两款中国传统风游戏,以及前沿天使投资的几家游戏企业,局面基本稳定。”
最后,关秋荷总结道。
方年望向关秋荷,一脸钦佩:“不愧是关总啊,只要有合作,必定手到擒来。”
关秋荷没好气道:“吹吧你就。”
说着叹了口气:“今年的88亿年营收应该是没问题。”
“不过明年年中dota2和‘枪战’都没进展的话,在端游领域的发展会比较艰难。”
方年表示认同:“端游领域,当康晚了许多年,单说鹅厂游戏,简直根深蒂固。”
谁能想到英雄联盟这款在海外已经正式上线,鹅厂还在不断邀请内测的游戏,能火10年。
当康想介入的时机太晚了,当时代理早就谈完了,要不然关秋荷肯定会尝试谈代理,而不是直接谈股权。
就算当康能谈下来,怕也是没鹅厂游戏那么优秀运营资源。
换过一家公司运营,可能会昙花一现。
“话说回来,这波红鹅大战如此凶猛,你是不是稍微用心险恶了。”关秋荷打趣道。
方年大手一挥:“都是关总的功劳,跟我可没关系。”
“你是早就算准了鹅厂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关秋荷还是挺疑惑的。
当初她刚到尔湾,忽闻国内如此惊变,头都大了。
结果方年说了个方案。
眨眼间就发展成了现在的局面。
红鹅大战正酣,不少厂商下场站队。
当康隔岸观火。
好似已被遗忘。
方年摇摇头:“我是觉得两家公司之间的矛盾早晚会爆发,只是没想到鹅厂那么高效。”
略作沉吟,方年谨慎道:“黑客事件初始主使如果是鹅厂,这种效率就是早有预谋。”
“我不过是顺水推舟。”
闻言,关秋荷眉头紧皱,沉默了下去。
低头片刻,一杆挥出,白球应声前飞。
嘴上道:“我认同这种猜测,这符合鹅厂一贯的行事作风。”
“当康不过是棋子。”
方年点了下头,目光虚虚望向远方,没再多说。
鹅厂那么迅速的推出qq电脑管家,方年就明白了过来。
但……
这不影响他披个马甲煽风点火。
“……”
两人一个具体负责当康事务,一个把关当康战略发展。
在黑客事件发生后,进行了一次事后总结。
也明确了主营业务的短中期发展。
这也是当康游戏为什么屡屡能够突破的原因。
因为具体到关秋荷跟方年,两人有默契。
再具体到落实事务,有公司各个高管的不同操作,大方向不会错。
————
这就是既有意见集中,又有民主讨论……
…………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洼地旁。
关秋荷双手撑着球杆,站着歇气。
一旁的方年开口道:“我觉得应该给毕方一点机会了。”
关秋荷面露不解,望向方年:“怎么说?”
“游戏上云服务是更经济的选择,这点我们有共识,毕竟更方便资源分配;
比如黑客事件之前当康用了aws,不至于到idc罢工,被迫下线的地步。”
这是方年早就有筹备的计划,说起来条理清晰。
“现在当康只有两个选项,亚马逊的aws或者毕方的自研云服务。”
“如果是选择aws,动静实在太大,一两个模块上云没多大意义,全部上云……”
“说实话,我现在真的不太信任国外企业了。”
“这次juniper为首的一系列国外企业表现实在糟糕。”
闻言,关秋荷认同的点头:“确实很糟糕,流程复杂不说,完全拿不出有效应对。”
“严格说来,我一直就不信其它公司。”方年平静的补充了一句。
接着淡声解释:“你应该知道我跟雷軍联合成立了顺为资本,专注投资国产智能手机产业链。”
“包括现在当康游戏代理其它公司的游戏,合同约束条款会比较多。”
“人是很复杂的生物,如果没有参股,没有一定话语权,影响力、约束力实在很难说清。”
“只不过相较而言,我更愿意把机会留在国内。”
关秋荷深以为然,很多合作备忘都是她亲自谈的。
她当然知道里面的约束性条款。
之前只有隐约的猜测,现在听方年这么一解释,才算完全明白过来。
关秋荷想了想,道:“给毕方一些机会没问题,但应该怎么帮助毕方更有效成长?”
“当康给毕方战略投资,同时把一款还不错的自研游戏上云。”方年简单道。
“当康给钱给硬件资源,前沿这边会给毕方拉几个博士教授技术加盟。”
关秋荷欣然点头:“那就这样。”
方年又说了句:“晚上我约了张瑞。”
“一起见见。”关秋荷明白方年的意思。
然后稍作思索,望向方年,好奇道:“网络安全方面你怎么想?”
方年微微一笑:“用毕方的模式。”
“这次是真有两个选择,投资当康安全部门的某些人,部分剥离技术;
投资初创期的安全公司或者从外面拉个人创业,给钱给资源。”
闻言,关秋荷莞尔:“你肯定是希望我选投资人去创业。”
“主要是我感觉你有点想给那家安全公司命名。”
方年眉毛一挑:“这你都猜得到?”
“当康、毕方都来源于古代神话故事体系,这家安全公司主要服务于当康,按照这个规律,你肯定希望保持某种整齐。”关秋荷笑着回答。
闻言,方年故作大气的一挥手:“不整齐也没事,安全就行。”
“得了,直说吧。”关秋荷撇撇嘴。
風月相思局 梁好景
方年飞快道:“重明鸟。”
“行,抽空我问问当康网络安全团队里面有没有人愿意去吃创业的苦。”关秋荷应承下来。
“到时候前沿天使主导投资,当康战略投资。”
“……”
实际上云、网络安全等,当康能不能做?
也能做,而且有更多资源去做。
但方年最终还是选择了一种精细化模式。
当康游戏只做平台和游戏。
剩下的都交给其它创业团队,让他们去专精单一项。
单一项做好了,也不愁业务、资金等等。
而且能更合理的分散压力,以及减少公司内部的扯皮纠纷……
稍事休息,两人继续走在绿茵地上,不时挥杆。
关秋荷随口问起了前沿的事务:“前沿那边怎么样?”
“极度缺人。”方年简单概括。
关秋荷想了想,道:“明天我去北方还是南方?”
“不休息两天?”方年愣了下。
关秋荷摆摆手:“我们出差的体验度还可以,周末闲着也是闲着。”
方年又问:“你就不去学校走走?”
“出国前走过一趟你忘了?十月份再去。”关秋荷回答道。
“……”
方年稍加思索,最后道:“先去羊城看看,然后去北方,争取在十一前搞定合作备忘。”
“跟谁去?”
“温叶,我跟陆薇语说一下,让她也过去。”
“行。”
“辛苦。”
“可能就是旅旅游,我可知道前沿在中科大的面子有多大,申城这边也是。”
魔道第一 齐太白
“……”
在这家高尔夫球场,定下来了许许多多事务。
跟以往一样,方年只负责安排,大多数时候具体事务不归他管。
毕竟方年在处理具体事务上的能力真不见得有多牛逼。
其次是方年自然而然的承担了最多的压力。
比如资金上的,战略上的。
比起来,这活更累。
尤其是企业中长期战略布局上,稍有不慎,就是大亏损……
…………
稍晚些时候,方年跟关秋荷一同去了提前预定的饭店。
张瑞和张新亮早就等着了。
这次连陈清慧都没来。
虽然也就刚大学毕业,但实习期间也算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也体验到了社会险恶。
创业的苦也是有品尝。
拎得清公私分明。
“关总、方总。”
“你们好。”
“……”
张瑞跟方年还是挺熟悉的,跟关秋荷也见过多次。
虽然跟方年熟悉,不过从接触来看,张瑞心中猜测方年可能更牛逼。
只有张新亮有点拘谨。
我的土味青春
毕竟方年有一层学生身份,多少会减少一部分压力。
都市假面 我不是男神
而关秋荷不同,前两天还远在美利坚,一个视频公告解决了当康危机。
不多时,菜品一样样上来。
桌上气氛轻松起来。
方年跟关秋荷也没有急着说正事。
吃差不多时,方年才主动问起毕方的进展:“怎么样,创业辛苦吗?”
“还好。”
“研发逐渐进入瓶颈期。”
“……”
张瑞跟张新亮两个年轻人还是很有干劲的。
首先是硬件层面选择了更廉价的基于x86的服务器架构。
战兵之王 赵小荥
虚拟化架构则比较激进的选择了kvernel-basedvirtualchine架构。
并没有跟大多数厂商,比如aws选择xen架构。
即便这两种架构都是开源且广泛应用的。
但kv时不被看好,不知道能不能够撑得起云计算的底层。
用张瑞的说法是,kv码简单,不超过1万行,更加随心所欲,万一本身有漏洞,修补起来更方便。
方年对这类技术不懂。
他只是觉得年轻人就应该这样,有冲劲,也有憧憬。
因为张瑞还说kv其它优点。
比如到最后或许将不再有任何一行代码来源于kv
最后关秋荷接过了话头:“早在方总投资你们时,就说过合适的时候,当康会提供硬件资源支持。”
“当康决定战略投资毕方,并给毕方云一个机会,你们想不想尝试?”
张瑞跟张新亮相视一眼,分明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激动和担忧。
然后他们听到了方年平静的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