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vfd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明天下-第一四三章鐵骨錚錚錢謙益看書-elbh0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四三章铁骨铮铮钱谦益
一个成熟的帝国,首先就在于他有着成熟的机制。
星河圣堂
偌大的蓝田帝国,并不会因为少了某一两个人就停止运转,即便是云昭不在了,恶不会影响他的日常运作。
在条理清晰,制度健全的状况下,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位置在那里,如果某一个位置上缺人,会马上按照事先制定好的方略将人补上。
云昭死了,云彰补上,云彰死了,云显补上。
张国柱死了,徐五想会自动补位。
每一个重要的岗位上都会有一个多余的备选人员。
这一切在蓝田律令中说的清清白白,不存在任何争议。
所以,云昭躲在扬州半年之久,蓝田帝国依旧运转的很平稳,没有出现多余的事情让云昭分心。
喜欢下海的已经下海了,不喜欢下海的也在皇帝的逼迫下下了海。
总之,在这段时间里,下海成了全大明人的口头禅。
钱谦益也下海了。
且走的干净利落。
他不仅仅自己下了海,就连自己的家人也全部跟着下海了,柳如是全力支持自己老丈夫的行为,为此还写了很多诗歌,来赞颂她的老丈夫的行径。
在她的诗歌中,大明本土就是粪土,云昭这些人就是在粪土中钻营的蛆虫,她的老丈夫便是离开这片粪土的高洁之士。
云昭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思忖了良久,想要把这一家子全部送去黑非洲,临到旨意快要落笔的时候,钱谦益快马从去广州的半途来到了扬州。
棺人請回避 澄小雨
叩拜在云昭的行宫门前,久久不肯起来。
云昭知道,以钱谦益稳重的个性绝对干不出这种自找麻烦的事情来,一定是他那个勇敢的小老婆自己的主意。
云昭丢给钱谦益一柄刀,告诉他,只要斩下柳如是的一只手,就不送他们全家去黑非洲。
小老婆嘛,除过云氏的钱多多可以活的像九天上的凤凰之外,其余人家的小老婆的日子过得都算好,这一次柳如是闯下这么大的祸,云昭觉得要一只手不算过分。
而且,以钱谦益的性格,八成也是这么看的,只是,他这一次飞马来扬州求情,也算是对柳如是情至意尽了。
“去吧,把手派人给我送来,你们全家即刻启程去遥州。”
云昭的语气平静,并没有认为这件事对钱谦益来说有多么的困难,也就是柳如是少了一只手的事情,并不妨碍她继续伺候钱谦益。
从云昭见到钱谦益起,这个人就一句话都没有说,不过,叩拜的礼仪倒是行的非常周全。
这件事已经清楚明白的摆在桌面上,狡辩不会有任何作用,相反会激怒云昭,这就是钱谦益一句话辩解的话都没有说出来的原因。
宝贝的爹地不是你 紫色之殇
钱谦益捡起地上的刀子,抬头看着云昭,眼中满是凄凉之意,而云昭的面色如常,看不出任何喜怒之色。
钱谦益把左手叉开,贴在地面上,右手抓着刀子将刀子竖在地上,咬咬牙,就把刀子用力的按了下去……
一根小拇指离开了钱谦益的左手,钱谦益抬头看看云昭,发现皇帝的脸色如常,就毫不犹豫的又把刀子按了下去……
他左手的无名指也离开了手掌。
再次抬头看看云昭,见皇帝一脸的嘲讽之意,他面色惨白,或许是因为疼痛的缘故,身体抖动的厉害,不过,他还是将刀子对准了左手中指,咬咬牙,猛地按了下去。
或许是太疼了,他的力气不够,刀子卡在中指骨头上,并没有将中指切断,钱谦益的汗水涔涔的往下淌,他重新拿起刀子,这一次,他准备往下剁。
“算了,你赢了,朕要你两根半指头,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钱谦益听云昭如此说,恭敬的叩头道:“臣谢陛下不杀之恩。”
云昭瞅着钱谦益撕下衣襟把包裹好手,就摇头道:“你在我心目中原本不是这种人,刚强,坚强从来都不是你这种人应该具有的品质。
不过,今天,你表现出来了,很好,朕退让一步又何妨。”
钱谦益继续往手上缠着破布道:“陛下如何知晓钱谦益并非刚强之士?”
云昭呆滞了片刻,回忆了一下钱谦益在蓝田帝国的生平,发现人家问的这家话好像很有底气。
毕竟,不论是水太冷,还是头皮痒,都没有发生过,人家依旧是清贵的大学问家,依旧受世人尊崇。
这一次如果不是柳如是的嘴太臭,而他又知晓云昭是一个小心眼的皇帝,断然不会飞马来扬州求情的。
这一次即便是少了两根手指,却不算太吃亏,因为他的清名一定会更盛,柳如是会更加爱他,他们之间的爱情会更加的牢固。
而云昭,依旧是那个残暴,凶狠的皇帝……
吃亏一定要吃在明处。
“你这一次做的真的漂亮!
妳們曾陪我壹起走過
我不是没有预料到你会来求情,也不是没有预料到你会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应对之策我早就想好了,明白告诉你,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打定主意,哪怕你舌灿莲花,我也一定要拿到柳如是那只写字的手。
没想到,你居然有勇气在朕的面前直接用自己的手指来讨价还价,这太出乎我的预料了,这根本就不该是你钱谦益能干出来的事情。
事实是,你居然做出来了。
切断一根手指,大丈夫没有做不出来的,切断两根手指这就需要一定的毅力了,你居然能对自己的第三根手指下这样的狠手,很让朕钦佩。
朕看的出来,切第三根手指的时候你不是不敢,而是气力不足。
算了,这一次挨骂就挨骂了吧,你用两根手指就重新换回你文坛老大的地位这便宜占大了。”
“谢陛下宽宏。”
云昭瞅着钱谦益的眼睛道:“快走吧,免得朕食言而肥。”
钱谦益指着地上的两根手指道:“身体发肤源自父母,不敢毁伤,如果陛下不准备用微臣的手指告诫天下的话,微臣想带走这两根手指。”
云昭笑着摇头道:“准!”
钱谦益捡起地上的断指,再次朝云昭施礼,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行宫。
云昭瞅着地上的那一滩血良久,这才喃喃自语道:“一个个是不是都觉得朕好欺负啊?一个在历史上如此著名的怂包,在面对满清的时候膝盖都直不起来的家伙,在朕面前,居然也变得如此大无畏……真他娘的让人难以置信。”
黎国城从外面进来,凑过来瞅着那一滩殷红的血啧啧赞叹道:“我听说那些江南世子喜欢用马来跟别人换妾婢,用两根手指头来换妾婢一只手的江南士子还真是罕见。
微臣佩服。
不过,陛下,那个柳如是居然追着钱谦益来扬州了,方才,就在行宫外边跪着,手里捧着一张牌子,说自己是来领死的。
见钱谦益少了两根手指,愤怒至极,大喊着就要往行宫里闯,微臣就站在台阶上,打算等她踏过禁区,就让侍卫斩杀她的。
没想到钱谦益却把柳如是挡在禁区外边,还一巴掌抽晕了柳如是,交给仆人之后,片刻不停地就坐车走了。
陛下,这个女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云昭坐回自己的椅子,双手耷拉在肚皮上玩捉手指的游戏,片刻之后幽幽的道:“或许是老天在补偿她吧。”
抗日之最強戰兵
黎国城点点头,就取来一份文书放在云昭桌案上道:“陛下,如你所料,玉山大学堂里的先生都跟着钱谦益取来海外,包括您一向看重的朱舜水先生。
同时离开的还有张煌言,刘宗周,王夫之,方以智等一百七十一人。”
云昭看过名单之后道:“顾炎武,黄宗羲两人为何没有一起离开?”
黎国城笑道:“一个是代表会的秘书长,一个代表会的有票元老,他们自然不肯离开。”
“元寿先生如何看待此事?”
“回禀陛下,玉山书院最近封院了。”
“哦?封院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徐先生关闭了玉山书院大门,命所有在校子弟尽数在书院进修,不仅仅是玉山书院封院了,全天下所有的玉山书院都封院了。
其中包括,宁夏的玉山书院的下院。”
云昭摇摇头道:“先生过于小气了。”
黎国城跟着一笑,也不再做声,目前的局面诡异的厉害,即便是黎国城这等心腹之人,也猜不透皇帝最终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前番给皇帝看玉山大学堂搬离玉山的消息,就是想看看皇帝的态度。
现在,他看的很清楚,皇帝的态度就是——无所谓!
很早以前,就听皇帝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做,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
看来,这一次,皇帝还真的是要把这一理念贯彻到底了。
回到后院的云昭,没等坐下来呢,就听冯英道:“人都走了,陛下就不担心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云昭探手在冯英的肚子上抚摸一下,然后不耐烦的道:“知道是这个结果,你还不赶快给我多生几个孩子陪我?”
冯英道:“如今下海已经成了风潮,上百万的百姓要离开本土去南洋,去遥州发财,妾身一个人生管什么用?”
云昭怒道:“一个都不能放过,今晚就生!”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