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zn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討論-第597章鑒賞-ob0yv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因为汉军府兵严格继任律令,导致有大量的军府兵子弟没有机会成为正兵,只能苦苦的等待机会。
也是这个原因,董平在洛阳的募兵很快就是收到了成果。
“实在想不到啊!”
刘预看着手中的奏报,心中不住的感叹。
“这才短短的三个月,就已经募集了十二军的士卒。”
“足足有两万人的精壮,之前竟然全都沦为辅兵或者市井,实在是太可惜了。”
在这份奏报上,董平相信回报了在洛阳的募兵情况。
募集的士兵,基本都是军府兵治下的辅兵,要不就是城市中的市井平民。
这些人都经过了严格的选拔,凡是被选中的人,都是丝毫不差于军府兵正兵的人。
“陛下,如今朝廷开疆拓土,不知道多少人都是因此封侯拜将,全都是陛下赏罚得当,这才引得民间忠义之士尽数来效力啊。”
旁边的公孙盛笑着说道。
这个在洛阳募兵的办法,就是他帮助具体操作的。
此等功劳,他是与有荣焉。
“洛阳的募兵这么快就足够了,那样的话,关中、荆州的安危基本就是有了保障了。”
刘预满意的说道。
洛阳的这一支常备军,只要编练完毕,就可以随时应对周围的突发情况。
“如今看,还是淮南的情况为先吧。”
重生未來之藥膳師
“陛下,传给各州军府的调令,都已经完毕了,至多一个月,就可以大军集结。”公孙盛说道。
“嗯,非常好。”
刘预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江东的司马睿,最近正在闹着要退位给他儿子继承皇位,整个江东朝野都是鸡飞狗跳,跟本无暇顾及淮南,只要大军一亮出旗帜,恐怕就能传檄而定了。”
对于这个情况,刘预还是有几分小期待的。
淮南聚集了大量的北方流民。
这些流民本身,都是极其渴望回到家园的。
只不过,受制于当地晋室官员军队的约束,很难脱离管束。
要是汉军挥师南下,渡过淮水,那么情况就会大为改变。
婚不守舍
这些北方流民,大部分都会成为汉军的潜在助力。
“夺取淮南,轻而易举,难得问题却是在后面。”公孙盛说道。
“且不说攻略淮南需要的粮食辎重消耗,就是淮南数以万户的流民,就全要仰仗陛下给予口粮了。”
大明官妻
TFboys十年之約壹 秋桐悠悠
刘预听到这个问题,也是陷入了思考中。
今年淮南遭遇的大旱,大半个淮水都是消退了。
至于淮南的农田,自然也是几乎绝产。
本来就基本没有余粮储备的流民们,肯定是要饿肚子了。
要是没有汉军即将南下的消息,这些淮南江北的流民们,就会自愿或者被迫向南继续逃亡。
南方的江东,可是世家大族和江东土豪的天下。
这些势力单薄,一盘散沙的流民只要去了江东,必然会沦为他们奴仆和部曲。
绝望的情况下,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条生存路。
不过,如今却是不同了,刘预马上就要派兵南下攻取淮南。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中的人就可以有摆脱晋室官吏的压榨了。
“这些流民,不,不仅仅是这些流民,其实所有的人,都是真正的财富。”
刘预听到公孙盛的顾虑,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缓缓的说道。
“只要能把这些流民,真正的转化为大汉的子民,拨付一些粮草,又是算的了什么。”
“可是,陛下难道不知道,如今府库的粮草,除了防备边塞战事的储备,基本是没有太多了,那要如何再筹措多余的粮食呢?”公孙盛问道。
“呵呵,你真觉得,这是粮食不够的问题吗?”刘预笑道。
“那是自然,朝廷府库中的粮食不富裕,难道不是粮食不够吗?”公孙盛疑惑道。
“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刘预神秘一笑。
“臣愚钝了,还是陛下明言吧。”公孙盛没有什么玩字谜游戏的心情。
“这两年天下基本太平,又没有太多的大灾,少有的一些灾荒,也都是挨过去了,如此的情况下,怎么可能缺了几万户流民的口粮。”刘预说道。
“可是,粮库里面的储备真的已经不多了。”公孙盛说着,从桌案上取出大司农的奏表说道。
“朕不用看那个东西,我想要说的粮食,现在也不再粮库里面。”
“不在粮库里面,那是在哪里?”公孙盛问道。
长风战纪 蓝冰之焰
“这粮食,不再小民的家中,也不在朕的府库中,你说,那还能在哪里?”刘预说道。
“啊,陈明白了,陛下的意思是,豪族大姓家中肯定有存粮。”
“何止是有存粮,简直不要太多。”
刘预心想,自己之前也是想的太简单了。
总想着,天下战乱十多年,总共不过安稳了三五年。
就算是那些豪强大族,家中日子肯定是紧紧巴巴。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啊。
刘预新设立的‘绣衣使军’接二连三的回报,根据他们的调查。
如今各州郡的豪强大姓家中,又已经是满满当当了。
六公主下凡 Tyrannosaurus
许多豪强大族粮食甚至已经是多余到可以酿酒了。
要知道,为了减少粮食的消耗。
在如今的大汉,可是严格控制酿酒的。
普通的酒水,只有到专营的市集才能买到。
民间酿造的果子酒等除外,所有的酒都是征收高额的税赋。
龙魔争霸
这么一手‘刮地皮’的办法,还是刘预从后世‘富宋’学来的。
把一切能收税的玩意儿,都是尽可能的收税。
这样就能营造出一副‘富庶景象’了。
“陛下,臣觉得,这些世家大族的根本就是粮食和土地了,不知道再动他们的粮食,又要如何应对可能的情况呢?”
公孙盛有些为难的劝谏道。
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刘预的意图了。
既然豪强大族家中有粮食。
那就是去抢来好了。
就如同当年收拾那些不肯合作的豪强一样,随意安插个罪名,就能抄家了。
不过,这个抄家一时爽,随后引发的‘兔死狐悲’的效应,可是相当的棘手的。
现在,外面可没有什么凶残的‘胡虏’,来吸引仇恨了。
一旦有什么不满,那都是全吐到刘预的头上的。
“哈哈哈,先生,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刘预顿时就是一阵失笑。
“难道是臣说错了吗?”
“朕可没有打算去抢掠豪强富商,只不过是想要他们主动献出来。”刘预说道。
“主动献出来?”
公孙盛一听,顿时大摇其头。
“陛下,臣觉得,让他们主动献出来的可能性,还不如直接去抢来的方便。”
他对于那些世家豪强的嘴脸可是非常清楚的。
别看一个个都是满口的忠孝仁义,其实肚子里都是锱铢必较的利益。
“你我君臣,说的话倒像是一对强盗呢。”
刘预心情显然很好。
“其实,朕的办法很简单。”
“这些世家豪强手中有粮有钱,也可以算是有人,可是有一样东西,却只有朕的手中有。”
“陛下说的是什么东西?”
“那就是官职!”刘预说道。
公孙盛眉头一皱,顿时觉得不太靠谱。
“陛下,卖官鬻爵可是治国的大忌啊!当年桓灵二帝,就是各种卖官敛财导致的民心尽失啊。”
“虽然说,那些卖官的钱很多都用在了平定西凉羌乱上,可是卖官鬻爵的名头一开,那就是贻害无穷啊。”
公孙盛说的情况,刘预也是有多了解的。
当年东汉的桓灵二帝,都是面临世家大族逐渐强横的时代。
纳税的平民百姓越来越穷,朝廷自然也是越来越穷。
可是需要花钱的边患军事开支却是越来越多。
就算是这种情况下,皇帝开启了卖官的门路,也直接被喷的狗血淋头。
“哈哈,这个情况,朕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此等情况,却是要看如何操作呢。”
“同样是卖官,把官职卖给寒门商贾,就大大不同于卖官职给清流世家。”
“你把官职卖给寒门商贾,人们就会说朝廷吃枣药丸。”
“如果把官职卖给清流世家,人们不仅不会骂,恐怕还会装作看不见呢。”
“甚至于,还会有人出来说这是‘雅政’。”
刘预对于这个情况的出现,是充满期待的。
“陛下的意思是,想要把官职卖给世家大族?”
刘预听到后,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不错,朕就是如此想的。”
“所谓今时不同往日,当年桓灵二帝的大汉,朝廷的官员任免录用,都是操弄在一众天天品评举荐的名士手中。”
“而如今的天下,官职的授予,却是掌握在朕的手中。”
“哪怕是风流名士,不参与科举,也是没有什么出路的。”
“所以,朕才这么有底气。”
——————
公孙盛一听,顿时也是来了精神。
“陛下,打算卖什么官职?”
“不知道是朝中的郎官,还是台阁的文学一类?”
公孙盛说的这些官职,虽然级别不是很高,但是都算皇帝的近臣,有着得天独厚的尊贵。
“不是什么郎官,也不是文学。”刘预摇摇头。
“那陛下打算卖什么官职。”公孙盛问道。
“刺史!”
“什么?刺史?!”公孙盛顿时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的,就是刺史,秩为二千石的州刺史!”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