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eb0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第826章 權萬紀的結局推薦-rd4ub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花瘦水肥三月天,画桡双动木兰船。
青春校园短篇小说集
人家尽换新榆火,唯有垂杨带旧烟。
看着渐渐远去的齐州城,呼吸着城外新鲜的空气,权万纪觉得浑身都舒服了。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齐州的天空这么蓝,空气这么新鲜呢?
“长史,刘尚书来找您谈话的时候,您怎么没有告诉他您掌握了齐王殿下谋反的证据呢?”
奔驰四轮马车之中,权万纪的幕僚高木一脸好奇的问道。
“高木啊,如果你是刘尚书,你愿意去查处亲王谋反的案子吗?陛下是怎么登基的?为何太子殿下这么招人诟病,他都坚持没有废太子?哪怕是陛下很喜欢魏王殿下,朝中也从来没有正式的听说过陛下有这方面的意思!这都是为什么?”
权万纪虽然有着一副刚烈的名声,但是跟魏征这样的臣子完全不同。
对于他来说,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都是围绕着这个主题在转。
“如果我是刘尚书的话,肯定是不想碰这种……长史,您的意思是刘尚书很可能已经查到了一点消息,但是又不想趟这浑水,所以干脆就给出了让您和齐王殿下一起进京面圣的方案?”
高木作为权万纪的幕僚,自然是有几分本事的。
权万纪稍微一提点,他就明白了。
“十有八九是这样!陛下励精图治,好不容易让大家慢慢的遗忘了玄武门之变的事情,现在刘德威要是敢主动的去揭开陛下的这块伤疤,绝对落不到什么好处。哪怕是他把这个案子查处的再完美,证据再充实,也没有什么用。因为这压根就不是陛下希望看到的结果!”
论起帝王心术,各个王府的长史都有深入研究。
毕竟,很多时候,伺候亲王跟伺候一个帝王,都是有许多异曲同工之妙的。
特别是这个亲王如果有其他想法的时候。
“那我们得加快一点,早点离开齐州地界,免得那阴弘智察觉到了什么就不好了!”
很快的,高木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原来处于一种危险的局面之中。
权万纪一行人走的如此匆忙,任谁作为齐州城的主人,都会有一些想法。
特别是心中有鬼的时候,那么担心就更多了。
“嗯,你没看我什么家私都没有带上,只是装了一些细软,就直接带着大家出发了吗?”
权万纪脸上露出一副笑容,显然对自己的表现很是满意。
主仆两人就这样一边说着话,一边欣赏这马车窗外的春景,心情愉悦的行走在官道上面。
“嘚了!嘚了!”
寂静的原野之中,传来一阵沉闷的马蹄声。
“长史,我们这赶路赶得已经够急的,没想到还有人比我们更着急的啊。”
高木显然也听到了身后的马蹄声,不由得调侃了一句。
不过,迎接他的不是权万纪的笑谈声。
只见权万纪脸色一变,将头探出了车窗外。
民国穿越之暗夜纵横
只见数里之外,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兵正在飞奔而来。
唰!
权万纪的脸上一下子变得毫无血色。
作为齐王府长史,这帮骑兵是哪来的,他自然很清楚。
齐州城里最近并没有发生什么的大事,根本不需要这么一队精锐骑兵好不爱惜马力的拼命奔跑。
奴家是头牌 梨伊一
“快!快往前走!不要被他们追上了!”
感受到了危险的权万纪,立马吩咐车夫加快马速。
而高木也已经感受到了不对劲。
跟着探头看了后方一眼。
这一下,他也跟着不淡定了。
“燕弘亮,是燕弘亮!齐王殿下出手了,燕弘亮肯定是来对付我们的,长史,我们千万不能落到他们手中,否则只要他们看到马车上的那些证据,我们肯定就活不下去了。”
刚刚高木还觉得权万纪收集到的李祐谋反的证据是这一次长安城之行的成功保障,现在却是觉得这是一块烫手山芋。
“高木,一行人里头,你算是粗通武术的。我们的马车肯定跑不过燕弘亮的骑兵,你放心,只要我回到了长安城,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妻女的。”
关键时刻,权万纪有了决断。
跑,肯定是跑不过的。
但是,如果能够安排人下来阻挡一番,然后自己再偷偷的骑一匹马走的话,说不定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权家的家丁,也有十几人,在高木的带领下,稍微迟滞一下燕弘亮的追击还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权万纪出发的时候,虽然什么家私都没有带上,但是刀剑之类的防身武器,却是一个不缺。
“长史……这……这……”
高木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
他是粗通刀剑,但是真的只是粗通,不是什么谦虚之词。
如今权万纪让他留下来阻挡燕弘亮……
就差没有直接说让你留下来送死了!
“高木,如果我们不这么安排,那么肯定一个人都逃不走,到时候阴弘智肯定会安排人去长安城对付你我的家人,结局你自己可以想象。但是我要是成功脱离了,到时候把齐王府谋反的事情告诉陛下,朝廷带着大军来围剿叛军,你我的家眷就不用担心有危险了。你放心,我会像是照顾自己的妻女一样照顾你的家眷的!”
高木:……
虽然心中很是不愿,但是权万纪说的话,也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
高木一咬牙,“长史,您……您可得说到做到!我家那闺女,一直想去观狮山书院学医,但是我不同意,您要是成功回到了长安城,就帮我安排她去观狮山书院吧。”
一瞬间,高木心中也有了安排。
权万纪是什么性格,他还不了解?
死神之地狱归来 小猪儿(辉)
这要是真的把妻女交给他照顾,还不知道他得照顾到哪里去。
倒不如把女儿安排进观狮山书院,那个时候有书院罩着,等闲人根本就不敢欺负她们,也算是了却了他的一件心事。
“没问题!那你多保重,燕弘亮就交给你了!”
权万纪说完之后,比谁都灵活的从车厢里钻了出来,然后一个跳跃就上了其中一匹马。
只见他一挥手中的匕首,马匹脖子上的缆绳就被砍断。
不需要在拖着马车,马匹的速度一下就变快了。
而其他人则是在高木的号令下,纷纷停了下来。
外企之花落的聲音 南湖野客
他们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呢!
不过,也需要他们搞清楚什么情况了,因为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燕弘亮就带着几十名精锐骑兵,风一般的冲了过来。
然后迎接高木他们的就是一波箭雨!
他们连一刀都没有真正砍出,就失去了战斗力。
燕弘亮能够得到阴弘智的推荐,以及李祐的信任,多少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燕兄,权万纪跑了!”
很快的,燕弘亮一行人就确认了留下来的人当中,没有权万纪。
“跑?呵呵!”燕弘亮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架望远镜。
作为大唐军方将领的标配装备,望远镜虽然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还是非常神秘,但是对于大唐勋贵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毕竟,这东西都已经面世将近十年了,再怎么保密也会有一些信息传递开来。
李祐作为李世民的五儿子,能够给自己的属下搞来几架望远镜,一点也不奇怪。
“这权万纪,身边要是有几个高手的话,说不准还真能掩护他逃跑,不过……嘿嘿,走!”
燕弘亮看着望远镜中快马奔跑的权万纪,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齐州四周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大山,权万纪最好的逃跑方法就是尽快离开齐州,否则迟早会落到燕弘亮手中。
如今被燕弘亮看到了尾巴,就更没有悬念了。
“驾!”
“驾!”
就在燕弘亮处理掉了高木等人之后,继续追击权万纪的时候,独自一人逃跑的权万纪正拼命挥舞着马鞭,恨不得自己的两条腿也帮忙。
不过,作为拉马车的马,并且还是齐王府不受待见的长史的马车,权万纪胯下的马匹质量可想而知有多差呢。
虽然他已经领先了好几里路,但是没啥用。
这就像是一个人开着五菱之光,即使是使劲踩油门的前进,也不可能躲过法拉利的追击。
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燕弘亮就已经出现在了权万纪身后几十步。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燕弘亮反倒是不着急了。
他就像是猫咪逗老鼠一样的陪着权万纪继续奔驰了几百米。
直到脸色苍白的权万纪自己勒住了马匹。
“燕弘亮,你助纣为虐,不会有好下场的。如果你听得进去我的劝说,跟我一起前往长安城跟陛下举报齐王殿下谋反的事情,我还可以出面保你一个平安。”
权万纪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明知道燕弘亮是李祐的亲信,谋反这事肯定是参与的很深,权万纪也希望能够策反他。
“哈哈!兄弟们,你们听到了吗?你们听清楚了吗?权长史说要保我一个平安!”
燕弘亮一行人牢牢的围住了权万纪,马匹不断在在那里转圈圈,嘴里发出狂笑。
“燕兄,齐王殿下马上就要册封您为上柱国、开府仪同三司了,他权万纪居然让我们跟他去长安城?他脑子肯定是进水啦!”
都市娱乐皇 卡肥猫
“当初他弹劾齐王殿下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自己也有今天?”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
权万纪看着绕着自己旋转的燕弘亮等人,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了,干脆开始破口大骂,“燕弘亮,你一个含鸟猢狲,背着朝廷招募剑士,结交江湖人士,常行不法之事,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娘是贼狗攮的养汉的**,才会生出你这等不忠不孝不义之人!”
刚刚还满怀兴趣的逗弄权万纪的燕弘亮,听到他居然如此骂自己,立马脸色一变。
只见他猛地一蹬马镫,猛地飞跃了起来,手起刀落之间,权万纪的一只胳膊就跟身体说分手了。
“啊!”
迟滞了一瞬间之后,权万纪才发现自己居然成了独臂人。
燕弘亮动手之后,他的属下为了表忠心,也一个接一个的出手。
仙门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权万纪就成了四肢全无的人彘。
已经上了年纪的权万纪,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折磨,立马就疼晕了过去。
而这一晕,也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了。
“哼!便宜他了!”
燕弘亮上前取下权万纪的头颅,准备拿回去交差。
这个一生谈不上多么得意的长史,凭借着这一死,也算是为子孙后代谋了一场富贵,甚至还在史书上留下了一笔记录。
“怀恩叔祖万纪。万纪性强正,好直言。贞观中,为治书侍御史,以公事奏劾魏征、温彦博等,太宗以为不避豪贵,甚礼之……”
当然,这是后话。
……
“齐王殿下,事到如今,最好是趁着朝廷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出兵占领齐州四周各城,到时候哪怕是有大军来攻,我们也不用担心。最好是能够打下四周城池之后,再挥师东进,占领登州,那么大军就再也不用担心钱财不足的问题。只要有了足够的钱粮,这天下还怕招募不到足够的勇士吗?”
齐王府中,昝君谟看着燕弘亮拿着权万纪的头颅回来,立马开始劝说李祐抓紧起事。
“昝将军说的不错,只要占领了河南道,再联合山东豪族,我们就算是站稳了脚跟。大唐立国才二十几年,各地还有许多人心向大隋,只要祐儿你多家笼络,不愁大事不成!”
阴弘智心中激动万分,不过脸上却是一副风平浪静的样子。
福緣滿田 雲若惜
谋划了二十年,总算要成功了。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概就像是自己这样的吧?
“朝廷猛将如云,不说卫国公和宿国公这些军中老将,就是那苏定方和薛仁贵也很难对付。再加上大唐皇家军事学院据说调教出了一批厉害的将士,我们挡得住吗?”
李祐已经受了很多年阴弘智的蛊惑,要说心中一点心动都没有,自然是假的。
不管是哪个皇子,谁没有做过帝王梦?
再说了,论出身,李祐并不算差,也就是李承乾、李泰和李治比他高贵,其他人还真不见得比他高到哪里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毕竟,他阿娘是四贵妃之一的德妃。
“大王您不用担心,我们右手端酒喝,左手为大王用刀砍杀,长安哪怕是安排再多的将士过来,我们也不用怕!”
燕弘亮仗着自己有几分功夫,根本就不怕天下英雄放在眼中。
在他看来,他招募的昝君谟、梁猛彪等人,箭术无双,也就是缺少个机会,否则未必就不如薛仁贵和苏定方。
至于自己,显然是李靖一样的大才。
“祐儿,如今权万纪已经被肢解,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你不想下半辈子在长安城某处的院子里过着如猪如狗的生活,那么就得搏一把。再不济,如果我们失败了,也可以直接往泰山而去,直接落地为寇,或者往东而去,在海外寻找一个岛屿立足。”
阴弘智根本不在意李祐到底能不能成功,他在意的是李祐必须要反。
当然,成功了自然是最好的。
失败了,也没有什么,自己的仇,也可以说是算报了。
“好!众位爱卿上前听封!”
李祐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坐上大明宫中的龙椅,脸上充满了潮红。
既然要起事,自然要搞得像模像样。
脑中回顾着李世民曾经册封将士的场景,李祐开始了自己的布置。
而伴随着这些举动,齐州城的天,立马就变了!
……
楚王府别院,李宽难得的邀请了房遗爱、程处默和尉迟环等人齐聚一堂。
从第一次出海去倭国开始,曾经的“长安城四害”就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了。
房遗爱倒是还好,现在完全就是高阳公主的跟屁虫,大多数时间都在长安城,也没有太多其他追求。
像是尉迟环,之前长期驻守蒲罗中,回来一趟很不容易。
程处默也差不多,基本上都不是当初的闲散人等了。
“楚王殿下,这烤乳猪果然很是不一般,我们今天有口福了!”
房遗爱很不客气的伸出筷子夹了一块桌上的烤乳猪放入口中。
“色同琥珀,又类真金,入口则消,壮若凌雪,含浆膏润,特异凡常也。”
过来蹭吃蹭喝的李治,品尝了一口之后,也文绉绉的赞美了一番。
“色泽红润,形态完整,皮酥肉嫩,肥而不腻,又鲜又嫩,入口奇香。”
今天来的都不是什么外人,所以程静雯这个楚王妃也坐在李宽身边。
“嘿嘿,这烤乳猪,应该这样吃才最美味!”
只见李宽夹起一块猪皮,先蘸了点桌上的甜酱,然后再点了点白砂糖糖之后,才放入口中。
“只有这样,烤乳猪皮借助甜酱和粘上的白砂糖,吃起来的口感才会特别甘香脆化,还可解腻。”
李宽的话刚说完,众人只听得“咔”的一声,乳猪皮应声裂开,让人忍不住流出了口水。
这下子,不需要李宽再说什么,程处默等人立马手起快落,有样学样的跟着品尝着烤乳猪。
“这段时间,那五合居凭借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食材,已经重新站稳了脚跟,甚至有重新夺回长安城第一酒楼的位置呢。如今有了这个烤乳猪,味之素就不用担心五合居的威胁了,至少几个月内这道烤乳猪都能成为味之素的招牌菜。”
味之素如今是房家很重要的一个产业,不仅在长安城有总店,洛阳、凉州、登州、扬州各地也已经有分店了。
味之素、点都德、五合居,这三家长安城最顶级的酒楼,基本上都是你开到哪个州县,我也跟着开到哪里,偏偏大家的位置还都选在差不多的地方。
不过,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他们三家的生意不仅没有因此变得不好,反而有种相得益彰的感觉。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反倒是形成了一定的默契。
虽然竞争一直存在,但是谁也不担心自己有一天突然会倒闭了。
“遗爱,高阳公主花起钱来大手大脚的,也就是你有味之素这个小金库,要不然还真不够你开销的。”
尉迟环很是可怜的看着房遗爱。
在他看来,取了高阳公主,并不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情。
事实上,大唐的勋贵子弟,并不以娶公主为荣,反而更愿意迎娶名门世家的嫡女,那样更有身份。
超级特战兵王 身披马甲
所以,只要随便盘点一下长安城中勋贵子弟的媳妇,就会发现太原王氏、荥阳郑氏、范阳卢氏和清河崔氏等五姓七望的影响力,大的惊人。
就连李世民给李治预定的晋王妃,都是太原王氏的嫡女。
“我说尉迟三郎,你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来,干了这杯葡萄酒,看看能不能堵住你的嘴!”
房遗爱不爽的瞪了一样尉迟环。
“咳咳!”李治很是无语的看了一眼尉迟环,“高阳可是我阿姊,你能不能不要当我不存在啊?”
“这是王府里头第一批酿造的‘奔富葡萄酒’,如今已经在酒窖里窖藏了三年了,你们尝一尝口感怎么样?”
程静雯适时的把话题转移到了吃喝上面。
她这个女主人发话了,大家自然都很给面子。
“这奔富葡萄酒,未入喉,已醇香四溢,犹未品,已流露不凡。依我看,一点也不比西域传过来的那些葡萄酒差。二哥,长安城的百姓,算是又多了一条谋生的手段了。”
李治很是熟练的拿起了琉璃杯,闻了闻楚王府酿酒作坊新一代的杰作——奔富葡萄酒。
许多人听到葡萄酒,第一个反应就是这玩意是西方传过来的,并且是到了近代才传过来的。
其实不是!
大多数历史学家都认为波斯可能才是世界上最早酿造葡萄酒的国家。
而在《史记·大宛列传》中有记载:“宛左右以葡萄为酒,富人藏酒万余石,久者数十岁不败”。
由此可见,西汉的时候,中原王朝就已经知道了葡萄这个东西,并且知道它能用来酿酒。
霸上黄子韬
等到侯君集灭了高昌之后,更是将那里的酿酒匠人给俘虏到了大唐,让葡萄酒的酿酒技术,慢慢的在长安城中传了开来。
当然,楚王府使用的葡萄酒酿酒方法,肯定跟外面的有所不同。
最典型的就是楚王府虽然种植了大量的葡萄园,但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正式对外开始售卖。
而其他一些勋贵,下手的早的,去年就已大规模的开始售卖葡萄酒了。
其中以崔家的动作最快。
毕竟,本身崔家的酿酒技术就冠绝大唐,七里香美酒更是一度是大唐最顶级的美酒。
哪怕是在楚王府“烧刀子”的冲击下,七里香的销量也还是很可观。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管是做什么,只要做好了,都能出成绩!大唐要不断向前发展,才能缓解各种社会矛盾,我们也需要不断的发掘新的产业,以解决未来不断增加的人口的就业问题!”
借着这个机会,李宽偷偷的给李治灌输一些后世的思想。
事实上,跟在李宽身后混了十来年的李治,思想已经跟其他王爷很不一样了。
就是不知道这个改变,会给大唐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王爷!”
没等李宽继续说下去,王玄策就脸色严峻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过,看到这么多人在这里,王玄策有点纠结要不要直接汇报。



Recent Posts